首页 > 互联网运营 >新闻内容

为什么要开发APP?

2020年09月20日 17:56

1、APP是新的传播载体

信息得以传播,社会才能得以发展。从前我们离不开纸媒、电煤;今天,我们同样离不开网络宣传。而开发APP,就是网络宣传的一个重要渠道,一种发布产品的新渠道。APP的开发,可以进一步实现精致没媒体向移动媒体、单一媒体像多媒体的转变。

2、APP可降低广告成本

开发APP,让企业用最低的广告成本,获得最佳的推广效果。与传统的广告方式相比,APP广告无需按点击和播发次数付费,其图文并茂、形象生动的广告表现形式,无论是费用还是效果方面都更胜一筹。

3、APP开发有助于精准营销

企业开发一个APP,能提高企业的品牌度和信誉度。消费者利用移动互联网络接触企业,并通过APP更深层次地了解产品及服务,对树立品牌形象和消费者信任,具有无可取代的作用。

4、APP与电子商务

大电商时代,移动APP开发为企业搭建了琳琅满目的移动销售渠道。像大家最熟悉的手机淘宝、京东商城等应用的开发,都是电子商务快速发展的一大表现。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商家开始关注APP开发,并把移动客户端用户视为主流消费群的现象。



相关推荐

虽然暂时买不起房,但得租一个住得起且有保障的居所!

“一屋两人三餐四季”是现在许多年轻人向往的美好生活,“房子是租来的,但生活不是”正在成为当下越来越多租客的共同信仰,也是支撑他们把“日子过成诗”的更大动力。两会期间,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强调“继续推进保障性住房建设”,住房问题再次引发国人强烈关注。对于很多在大城市打拼的年轻人来说,住房问题是头等大事。租得起房、租房有保障,往往会直接影响到他们的幸福感和获得感。我国的租赁人口已经达到1.6亿,并呈现出年轻化、长期定居、家庭化流动的特征。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发展,住房租赁在实现“住有所居”方面将占据更广阔的地位,而对于年轻一代的租客来说“自由”比“稳定”更重要,“敢想敢做”成为大众对于这批以90后为主的租客的主要印象。虽然他们的经济能力不及70后、80后雄厚,但他们的生活方式更加洒脱,推崇“既可买、何必租”的消费方式,不愿轻易将就妥协。对于向往的美好生活,年轻的租客们更愿意使用更方便、更省钱、更快捷的生活服务类平台,这类平台的出现及推广为租客带来更美好更有质量的生活。同时“虽然暂时买不起房,但租一个住得起且有保障的居所”对追逐梦想的年轻人来说也是一种幸福,在现实情况中“租房比买房更现实”。在当前的租赁环境中,租客网及其平台下的租客惠服务板块受到众多年轻租客的喜爱,并有着这样一句流行语“吃穿住行用、扫码惠买单”。显而易见“租客惠”已经走进了众多租客的日常生活,不管是咖啡厅、健身房还是餐饮店、奶茶店都可利用租客惠优惠买单,即买即用、无需预约、无需等待,享受的买单优惠或者领券优惠都可让租客得到实实在在的优惠,节省下更多的钱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租客网作为租客惠的平台支撑,自创立以来始终坚持为租客服务,为年轻租客提供了诸多租房便利,例如:“租房免押金,降低中介费”就是租客网提出的服务口号,为租客省下大笔押金与中介费用;“线上实时看房”是租客网为租客提供的贴心服务,免除租客东北西跑、风吹日晒的烦恼。租客向往的美好生活都可在租客网实现,满足年轻租客的生活新需求。不管是租到一个称心如意的好房子,还是便利的“租生活”,或者是衣食住行优惠买单,租客网都能让租客感受到美好生活的幸福,毕竟租客租得是房子、不是生活。

2020年07月16日 10:53

拼多多、京东的“老二之争”

同时,它们彼此之间也在相互借鉴,不断升级竞争,这意味着往后的竞争更加难以预料。伴随着5月以来连续不断上涨的势头,拼多多市值再次超过京东。截至美股14日收盘,拼多多股价报收于60.84美元,目前总市值约728.64亿美元。京东股价报收于48.96美元,目前总市值约718.46亿美元。随后京东发布了最新的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净营收为1462亿元人民币(约合206亿美元),同比增长20.7%,又推动了京东市值进一步攀升。拼多多、京东两者之间,在市值比拼上,表现出一种“势均力敌”的态势。值得注意的是,这不是拼多多第一次反超京东。早在2019年,拼多多就曾创造了“多次”市值超京东的历史记录,而伴随着市值反超,两者对于电商老二宝座的争夺更为外界津津乐道。两者围绕着用户、市场、GMV等指标开足马力,你争我夺,互不相让。伴随着争夺,两者在资本市场“斗法”越发频繁,不过总体来看,算是平分秋色。2019年,实力更强的京东略胜一筹,一直憋着气想要超越京东的拼多多,终究还是没完成战略目标。新的一年,拼多多开始“偷偷补课”弥补短板,新增募资11亿美元补充弹药、入股国美补充品类短板、五五购物节、建设物流等动作,每一样都更深入电商生态。单从这些动作来看,有备而来的拼多多似乎并不只是冲着京东来的。但从实际情况来看,相比实力雄厚的阿里,拼多多此举对京东的冲击更直接一些。拼多多锐意进取在与京东的比拼中,拼多多历来表现均十分的出色,实现了多次对京东“里程碑”意义的赶超。首先,是月活用户数量的赶超。拼多多上市之前,它在月活用户数量方面,跟京东还有着很大的差距,但这个差距在随后的时间里面逐步缩小。京东在2018年Q3之前用户增长还保持着缓慢增长,但到了2018年Q3之后,其月度用户不仅没增长,还出现了负增长,其月活用户数量相较2018年Q2减少了900多万。而同期拼多多则保持着同比70%的增速,并最终于2019年Q2以3.66亿的用户超越京东的3.21亿用户。从用户活跃度和用户增长量两个层面上来看,拼多多的总体表现均优于京东,拼多多实现了首个里程碑意义的赶超。伴随着用户增长的,还有拼多多在一二线城市的进攻,直接危及京东的腹地,特别是拼多多掀起的“百亿补贴”,为拼多多在一二线拉新促活发挥了重要作用。而一二线是京东的大本营,在拼多多的“银弹”攻势之下,一二线用户开始纷纷涌入拼多多,由此拉动拼多多的GMV飞速上涨。如果说前一种赶超,对京东而言影响并不大的话,后一种则对京东算是拉响了警报。随后,两者在市值较量中,拼多多实现了第二个“里程碑”意义的赶超。2019年10月24日,拼多多股价大涨12.56%,首次以464亿美元的市值超过京东的448亿美元市值,跻身国内第四大互联网公司。这种情况在随后的一个月内反复出现。直到2019年11月15日,京东2019年Q3财报发布,京东市值微跌,拼多多再次反超京东。3月初,京东2019年Q4季度及全年财报发布,京东再次扳回一城。受其财报利好,京东股价再次大涨12.56%,一举突破632亿美金市值,超过拼多多的436亿美金。而京东最新的财报也显示,截止2020年3月31日,京东过去12个月活跃用户达3.874亿,环比增长2500万人,同比增长24.8%。进入五月,受电商回暖影响,两者的股价都出现了大涨,只不过这一次拼多多夺回了“电商市值老二”的头衔。在营收增速上,拼多多始终保持着快于京东的增速,在GMV上拼多多的增长更是惊人,并在去年实现了GMV规模破万亿,出现了又一个里程碑。虽然这个规模只有京东的一半,但京东GMV已经到顶了,而拼多多仍然在高速增长。从拼多多业务的各方面表现来看,其始终保持着锐意进取的姿态,直逼京东的大本营。而另一边被拼多多“围追堵截”的京东也在调整对拼多多的战略,在策略上转守为攻。京东转守为攻早期面对咄咄逼人的拼多多,京东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也祭出了“百亿补贴”的大招,跟进拼多多。从当时的动作来看,京东的动作多是防守型的。而这种防守型对策从效果来看,并不显著。不久,京东携“京东特价版”进入下沉市场,复制拼多多的红包下单,免费折扣、分享赚钱等社交玩法,全面对抗极力扩张的拼多多,在成效依旧不够显著的情况下,京东调整了思路。2019年下半年,京东联合腾讯在微信生态体系之内像素级复制了一个“京东版拼多多”京喜。京喜不仅完全继承了此前的“百亿补贴”计划,而且完全“照搬”拼多多的玩法,在微信体系之内分享裂变不断拓客。可以说,京喜的出现充满了进攻性,完全是冲着“拼多多”去的。从推出效果来看,京喜的表现还是不错的。京喜推出之后,的确扭转了京东用户增长停滞的不利局面。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京东全年实现了新增用户5700万,其中一半来源于四季度,那是京喜上线的时间点。京喜的推出让京东跟拼多多在下沉市场直接短兵相接,这也标志着京东实现了策略由防守转为进攻。不过,京喜实现了用户增长,但能否像拼多多那样在下沉市场贡献GMV,则值得商榷。毕竟京喜成立至今,其GMV还始终是个谜。实际上,拼多多与京东在各自擅长的领域也是各有千秋,互有短长。各有短长,高下难判拼多多与京东各有优缺,互有短长。从平台模式上来看,轻资产运作的拼多多,现在更为外界看好,也颇受资本市场的追捧。京东以自营起家,多年来始终做的是“辛苦卖货”的生意,利润微薄,缺乏平台模式的想象力,这也正是京东的一个“软肋”。显然,在平台模式VS自营模式的比较中,平台模式完胜。毕竟,连做自营的京东也在提升平台化水平,以挽救其“增长乏力”的困境。目前京东的平台化虽有了较快进展,但总体上京东自营还是其主要模式,这种模式上的“缺点”(盈利不足、增长难题等)依旧会在后续竞争出现,不过京东也有自己的优势。从高价格强势零售品类、物流效率来看,京东均强于拼多多。家用电器等3C品类一直是京东的强项;在物流方面,京东物流在国内的效率也是名声在外,这些拼多多均不擅长。但拼多多通过与国美合作、与极兔物流合作弥补品类及物流的短板。从用户客单价来看,2019年京东的平均客单价在5800元,而拼多多仅有1700元,远比不上京东的客单价,但拼多多进入一二线城市,两者的用户重合度越来越高,这意味着未来两者的差别会继续缩小。从盈利角度来看,京东已经盈利了,但拼多多依旧亏损。但与此同时,拼多多有着接近70%以上的毛利率,其盈利潜力巨大。从营收角度来看,2019年京东营收超过5700亿,而拼多多仅有301亿,相差接近20倍。但京东营收高增速不再,拼多多依旧高速增长,两者的成长性不同。此外,拼多多在打造自己的购物节(“五五购物节”)上也在尝试,虽然目前这次活动是短期活动,难保未来拼多多不会在相应领域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总体来看,拼多多与京东之间的角力,京东在当下的实力更强,而拼多多在市值上领先京东。不过,长远来看,战局胜负难料。毕竟,一个是电商界冉冉上升的新星,一个是电商行业内实力雄厚的“老兵”,两者之间你追我赶,难舍难分,两者过去在市值、GMV、用户、客单价上的竞争还将长期存在。同时,它们彼此之间也在相互借鉴,不断升级竞争,这意味着往后的竞争更加难以预料。

2020年05月18日 11:36

租客网:租房套路之,克扣押金,搬家也要脱层皮!

要说近几年什么行业发展的最为迅速,公寓租赁行业可以说一马当先。长租公寓的市场大吗?大!前景好吗?好!虽然全国各大市场长租公寓这块饼又大又香,但是真吃起来还真不太容易。从默默无闻到新晋黑马,2017年公寓租房无疑是“风口上的猪”,一时间风头无限。各种政策红利加持,引的不少企业大佬纷纷下场分一块蛋糕,分蛋糕的人多了,行业的竞争也就不可避免的激烈了起来。眼看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广大公寓品牌们从房源、装修、出租、租后,每一个环节都有着操不完的心。2020年,对长租公寓来说是动荡不安的。2020年的一场疫情让公寓运营商们面临着生死考验,武汉封城近两个多月,许多房子面临着退租、免租、租不出去的局面,其他地区也因受到疫情的影响,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房子也是很难租出去,许多房源只能空置,空一天亏一天。“因为疫情,今年的淡季来的很早,做了五年的长租公寓,今年感到越来越迷茫了。”王凌经营着一个公寓长租品牌,从2013年进入到这个行业,对他而言,七年来今年是最难过的一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这是许多公寓运营商的真实感受。王凌的公寓规模在500套左右,每套的房租在3500左右,今年的他已经不敢再进行扩张了,除非能看见新的“希望”。“现在的拿房成本越来越高了”王凌说到。我们算了一笔账,在一线城市两室房子拿房成本将近2000元,加上装修、人工、管理等成本,装修出来的公寓最高只能租到4000元,达不到中间的差价,根本没得赚。好不容易将房子装修好,以为终于可以开张运营出租了,然而并没有,疫情结束后长租公寓行业受到不小的打击,怎么租出去成了所有公寓品牌运营商的一个难题。纵使通过一些租房平台、租房软件、新媒体等渠道有一定的租客,但依然有很多的中小公寓运营方房子依旧在闲置,人少房多,就造成了很多品牌公寓闲置的局面,闲置就代表着没有收益,没有资金回流,长时间的闲置对企业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其实,对公寓运营商来说,资产的负债率是很高的,比如,去年上市的某公寓的资产负债率就高达99.8%。针对房子的空置率高的问题,租客网建议一些运营比较吃力的公寓商们可以将闲置房源挂在平台上,借助平台的力量来尽可能的减少自己的损失。现在长租市场已经步入了90后主导的时代,年轻人追求个性,喜欢享受生活,租金可以贵一点,但洗衣房、厨房、各种家电、物业服务等配套设施不能缺,你说你设施不完善,那对不起,我不租!你说说,没有这些配套设施,你怎么长租?对中小公寓运营商来说当下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减少自身的负担。对公寓方来说,租客的质量也是让人很头疼的一件事。自从小米公寓出现了三不租原则后,很多大型公寓品牌为了保证租客的质量纷纷效仿小米,租房可以,得先面试,合格了才租给你,不合格,就不租,这一样一来,租客的质量是保证了,可也流失了许多租客,大的品牌公寓商有钱任性实力强耗得起,对小品牌来说,流动资金少,如何能和大品牌比。你说装修也装好了,设施配套也齐了,租也租出去了,但是烦心事好像并没有完。租客停水了你得去交涉吧?断电了你得去维修吧?租客钥匙锁屋里了,你得去给解决吧?大事没有,24小时小事不断,为了各自各种小事忙的团团转,不仅增加了额外的人工费用,还降低了顾客对品牌的满意度,怎是一个“愁”字了得!近两年的长租公寓行业本就不好做,一场疫情更是让长租公寓行业雪上加霜,不知道今年长租公寓的运营商会不会失眠呢?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公寓租房行业,租客网认为,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公寓,产品才是最核心的竞争力,想让更多的人来租房,公寓的配套和服务,便捷的交通和位置得先让客户看得见,面对困境,找对解决的办法,才能在这次疫情挑战中存活下来。

2020年04月17日 11:40